益佰制药10年并购路:贵州药企“一哥”让位 多个肿瘤医疗布局无疾而终

每经记者鄢银婵每经编辑魏官红

2009年,是益佰制药(600594,SH)的一个分水岭。

这一年,益佰制药创始人之一叶湘武“出走”,以9903万元价格带走了上海佰加壹医药有限公司(景峰医药前身)97.02%股权。自此,益佰制药进入了由窦啟玲全面掌舵的时代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3年,景峰医药借壳*ST天一上市,评估值高达35.02亿元,目前公司市值与益佰制药旗鼓相当。

以肿瘤为核心发展医药医疗产业,是窦啟玲为益佰制药制定的主要战略,而并购则成为该战略的一把利器。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不完全统计,从2009年到2019年,益佰制药实施并达成的并购累计10次以上。

不过,由于公司研发偏弱、投资收益难有起色,并购更像是制约公司的魔咒。2015年及2016年间,益佰制药发布的多个在肿瘤医疗领域布局的公告,不少投资要么无疾而终,要么已转让给他人。

此外,益佰制药曾计划的一只规模达30亿元的肿瘤医疗产业并购基金也“蹊跷”地转给了深圳园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园维投资),该公司不仅频频与益佰制药“做生意”,且其一名股东的持股公司还有益佰制药及其重要子公司的高管进入。

贵州药企“老大”让位

益佰制药频频举起“并购”大旗的背后,是其要在2020年之前打造“百亿医药企业集团”的野心。

早在2014年8月,贵州省政府出台《贵州省新医药产业发展规划(2014~2017年)》,开始实施“巨人计划”。根据该计划,益佰制药、信邦制药、贵州百灵等三家公司均纳入产业规划以进行重点培育范围,计划用3年时间实现大跨步发展。其中,益佰制药将率先成为100亿元级医药大集团;贵州百灵和信邦制药则计划分别成为50亿元级、20亿元级的医药集团。

而就目前的数据来看,仅有益佰制药尚未完成上述目标。另外,信邦制药已反超益佰制药,成为贵州省内第一家总资产达百亿元级的医药公司。

据益佰制药2018年年报,截至报告期末,公司总资产为64.75亿元,较2017年下滑了9.99%。而贵州百灵和信邦制药的总资产在2018年末分别为59.76亿元和108.54亿元。

事实上,当年益佰制药之所以被贵州省政府给予“一号种子”的定位,与其当时难以撼动的贵州医药业“一哥”位置有直接关联。根据三家上市公司发布的财报,2013年,益佰制药、贵州百灵、信邦制药的营收分别为27.84亿元、14.05亿元和5.69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4.29亿元、2.69亿元和4023.73万元。可以看到,不论是营收规模还是盈利情况,益佰制药均拔得头筹。

可五年后,不只是总资产排位生变,三家药企的营收排位也有了变化。2018年,益佰制药、贵州百灵、信邦制药的营收分别为38.82亿元、31.36亿元、65.80亿元。

“益佰制药百亿计划未能如期完成,背后的原因比较复杂,之前公司为了做大做强规模,也有非常多的尝试,但最后不尽人意。”西南地区一位医药行业人士对此表示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2013年下半年、2014年益佰制药迎来并购高峰期,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公司收购了女子大药厂、长安国际制药、中盛海天制药等公司。而女子大药厂和中盛海天制药正是益佰制药2018年商誉“爆雷”的主角,公司分别计提商誉减值3.6亿元、4.86亿元,占上市公司2018年合计计提商誉减值10.19亿元的83.02%。此外,长安国际制药尚有原值4.73亿元的商誉至今未计提减值准备。

除了大举并购以外,益佰制药还在人事架构上做了一些调整。

2015年1月,益佰制药董事会决定聘任郎洪平为总经理,聘任李刚为公司董事会秘书。郎洪平在医药行业从事销售多年,熟悉制药行业产品销售策划,对产品市场推广策划及商业运作方面经验丰富。彼时,业界认为这一任命有利于公司冲刺“巨人计划”。

但值得玩味的是,2019年1月,益佰制药的管理层发生细微变动。郎洪平的职务变更为副董事长、联席总裁,董事长和总经理职位均由公司实控人窦啟玲担任。

郎洪平交出总经理职位,是否与益佰制药冲刺“巨人计划”不如意有关?记者就此向益佰制药提出了采访诉求,不过截至发稿,尚未收到回复。

重磅产品销量下滑

除了并购战略失意外,益佰制药的重点产品近年来也表现平平。

益佰制药的医药产品涉及肿瘤、心脑血管、妇科、儿童、骨科和呼吸等多个治疗领域,其中艾迪注射液、银杏达莫注射液、复方斑蝥胶囊、注射用洛铂、妇炎消胶囊均为其主打品种。

2018年,公司艾迪注射液的生产量、销售量、库存量分别为4767.44万支、5201.83万支和309.13万支,分别同比减少11.71%、8.21%和62.84%;银杏达莫注射液的生产量、销售量、库存量分别为2425.17万支、3222.12万支和132.38万支,分别同比减少47.47%、24.24%和87.91%。

“从这个数据来看,去年公司是主动减少了生产,目的是为了消化库存,但整体来看销售的部分是下滑的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会计分析师表示。

此外,2018年公司注射用洛铂的生产量、销售量、库存量分别为203.81万支、165.87万支和60.48万支,分别同比增加123.77%、54.42%和157.14%;复方斑蝥胶囊的生产量、销售量、库存量分别为287.70万支、284.15万支和30.13万支,分别同比增加26.89%、增加19.54%、减少25.99%。上述数据反映出公司产品存在销售量增速远低于生产量增速的情况,销售出现疲软态势。

而这并非在2018年首次出现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统计发现,2017年艾迪注射液、复方斑蝥胶囊、银杏达莫注射液就已经出现销量大幅下滑的情况,而注射用洛铂的销量增速也自2016年起逐年下滑。

“益佰制药是一家以销售见长的制药企业,创始人均具有丰富的医药销售经验。”上述医药行业人士表示,相比强大的营销能力,公司在研发上有一定短板,要实现规模化发展只有通过并购。

据益佰制药披露,2012年~2018年,公司各年度的研发投入分别为4800万元、7833.28万元、9149.97万元、1.04亿元、1.88亿元、2.19亿元和1.49亿元,分别占各期营收的2.13%、2.82%、2.9%、3.17%、5.13%、5.76%和3.85%。

“中药行业近年来平均研发水平在3%左右,它本来就处于一个较低的位置,低于生物药、化学药。”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表示。